糖果朋克

重新开始

又是一年夏季。

红豆生南国
春来发几枝
愿君多采撷
此物最相思

还是喜欢HHH,喜欢王昊,对于他我不想再说什么了。
该取关取关吧,这个号以后不会再写任何百万的东西了。
其实早该知道的,那个夏天早就不复存在了。
在百万圈遇到你们我从没有后悔过,真的特别开心。

【百万】捕



-我又拿出从前的文档重新编辑编辑了。

-我又瞎起了个标题。






-







1.

“你也喜欢喝椰汁?”



他把不存在的眉毛拧起来,转转眼珠子,然后迅速把茶几上的椰树椰汁抢过来抱在怀里。



“我还会跟你抢不成?”



“那说不来。”他伸出肉乎乎的手指头,从白曜隆宽阔的肩头划到金属皮带上。



“不过你长得这么俊,我就把我椰汁送你咯。”



白曜隆猛的从梦中惊醒,大张着嘴呼哧呼哧喘粗气,汗珠噼里啪啦从他额头上往下掉。
他回过头去,枕头不知什么时候泅了水,已经湿了一大半。






2.

白曜隆翘着二郎腿,转过头去跟旁边站着的喽啰说想喝热水。
喽啰一愣,不知所措地看着对面椅子上的刘嘉裕。



“罗马、西班牙、意大利......可以啊老白。”刘嘉裕笑起来,随手将桌子上的香槟递给他。




“我要喝热水!”



“臭小子跟我说话不脱风衣不摘墨镜,还想喝热水,门儿都没有。”



他笑着转过头来,“这次真他妈大赚一票啊,不过咱还是一码归一码,乖乖地给我喝香槟。”



白曜隆笑着端起酒杯。






3.

立冬还是挺冷的,白曜隆裹紧薄薄一片用来耍帅的风衣,笔直地站在A大门口。
不时有学生拍他,他也不甚在意。



远远地,就看到王昊穿着又肥又大的白色卫衣蹬蹬噔跑过来,帽子好几次差点让风掀飞,他就伸出几根手指头去扶一下。



“今天来得真早啊。”王昊瞪着圆眼睛,把白曜隆的墨镜摘下来扣在帽檐上。



“白先生,走一趟吧,王sir找你叙叙旧啦。”
王昊摆出痞里痞气的笑脸。



白曜隆转头,四下无人看来,便一把抱起王昊往车里塞。



“你老公没空。”







4.

长安城不眠,长安城不眠。



驶过灯红酒绿的会所,穿过车水马龙的街道,七拐八拐,才能找到北郊的“老味道干锅”。
王昊顶喜欢吃这个,平时白曜隆嫌辣不让他吃,带他来一般都是因为有事求他。



但今天的王昊显然格外高兴,没有想起这些来,一个劲儿埋头吃。



“后天我有个学术研讨会,下午3点,记得准时。”



白曜隆坐立难安起来。



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的王昊抬起头来,腮帮子还是鼓鼓的。
“你别告诉我你来不了。”



“昊昊,明天晚上我和老刘要飞一趟罗马,这次是一笔大生意,我.....”
白曜隆声音小了下去。
王昊没吱声,只是不停嚼。



“多久回来?”



“一个周,不可能再久了。”



“以后能不能别做这些了,我养你。”王昊看着白曜隆的眼睛,“咱俩才刚在一起三个月,我不想哪天你就让警察抓了,蹲局子了。”



白曜隆没说什么,只是握住王昊的肉手。



“最后一次了,最后一次,我发誓。”







5.

白曜隆在酒吧认识的王昊。



他从没见过这么能喝的人,一杯接一杯,一杯接一杯,白曜隆看得不由自主地动了动喉结。


王昊注意到他,视线就投射过来,轻浮又性感。



白曜隆首先想到面子问题,整理整理衣领就走了过去。
“又来一个!老万喝趴他!!”
周围人大声起哄,白曜隆端起酒杯咕咚咕咚就喝,没喝几口呢后脑勺就被人拍了一把。



“你虎啊!这杯是老子喝过的!”王昊气急败坏瞪着他。



周围静了几秒,随机哄堂大笑起来。



白曜隆只觉得王昊瞪他的样子太撩人了,眼神里有钩子一样,白曜隆就这样没有防备地掉进去了。



趁着喝了点酒,赶紧耍个酒疯,他俯下身在王昊柔软的嘴唇上响亮地啵了一口。







6.

王昊还在读研,狐朋狗友都嚷着白曜隆找了个有文化的男朋友。
可不么,学的那些知识全用来教育我了,白曜隆讪讪地想。



其实王昊一直知道白曜隆做这些不黑不白的生意,但一直没太反对,只有耽误了他的事儿或者是危险系数比较高的他才甩甩脸子。



“昊昊啊,你哪儿都好,就是.....”



王昊合上书等他的下文。



“就是....就是活儿太好了让你老公欲罢不能啊!”白曜隆突然窜起来,把王昊拖进了卧室。






7.

“我说你,你小小年纪烟瘾就这么大,你家那位受得了吗?”刘嘉裕把车窗降低。



“我在家不抽烟,他嗓子不好。”白曜隆吐出最后一口雾后把烟掐了。



“哦,所以到我这儿来抽个爽。”刘嘉裕一脚油门踩到底。



交货的洋人来得很晚,还带了很多人。相比之下只带了五六个人的白曜隆和刘嘉裕就显得有点弱势。
没有多余的废话,皮箱打开之后全是一摞一摞崭新的钞票,带来的喽啰们看得眼睛都直了。



刘嘉裕上前交涉了几句,他和交货人就哈哈大笑起来。



没跑了。白曜隆这么想着。回国之后给昊昊炖个排骨,再做个红烧鱼,好久没做菠萝咕佬肉了,这次也弄一个。
要是刘嘉裕知道此刻白曜隆脑子里全都是如何讨恋人欢心,他肯定一脚就上去了。



所以当警笛大作的时候,白曜隆还是个懵的。






8.

“走啊!!”刘嘉裕一边吼一边拽着白曜隆上车,他这才如梦初醒。
“这他妈罗马啊,还有条子?!”白曜隆不可置信地大喊。
“人家罗马凭啥没有条子?!”刘嘉裕又吼回去。
“不是!我的意思是,国内的警察得知消息了?”
刘嘉裕猛的刹车,“先下车再说!”



刘嘉裕备了游艇,还是浮夸豪华版的。



“老刘,你这跑路也够秀的啊。”



“别他妈叭叭了,到嘴边的大肥肉给跑了!”刘嘉裕骂着骂着,就开始飙潮汕方言。



警笛声和白浪花都被远远地甩在了后面。







9.

白曜隆看着王昊发来的搞笑视频。



“到底谁出卖咱!”刘嘉裕在十分钟内重复了不下三十遍这句话,而白曜隆的回答一律是“一个一个拷问,不说就喂狗”。



刘嘉裕还是放不下那笔钱,或者说放不下这最后一票。



这次收手之后,他就要和他老婆去维也纳结婚了。



想到这里,白曜隆摸了摸上衣口袋里的小盒子,又脑补着王昊惊讶的小表情,没忍住又变成高压锅精。



刘嘉裕过来拍拍他的肩膀:“小白啊,我觉得你真是个乐观的人啊。”







10.

没想到警方比丁飞的人先到,楼下很快就亮起一闪一闪的警灯,探照光在楼上晃着,白曜隆时不时能看清刘嘉裕汗涔涔的额头。




“这次真他妈栽了啊。”



丁飞的讯息姗姗来迟,说直升机到了。



不用说也知道了,突突突突的巨大声响震的所有人耳膜生疼。
罗马警察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过来,你们已经被包围了,放弃无谓的抵抗,束手就擒。



白曜隆爬上直升机放下来的绳梯,刚爬上一节绳梯就被从身后射过来的子弹打断,白曜隆滚到了地上。




滚下去的时候他还听见上方刘嘉裕传来的一声中气十足的操。






11.

白曜隆在地上滚了几个来回,兜里的小盒子也飞了出去。



但白曜隆没去捡,因为他看见王昊了。



王昊身上的警服裁剪得体,大臂上镶着闪闪发光的警徽,他举着枪,黑漆漆的枪口对着自己,嘶嘶地冒着白烟。



很快白曜隆就被追过来的警察围住,随后拷住了手。



他看到王昊背过脸去,有泪珠从他下巴上滑下来。



他想喊他的名字,却发觉浑身动弹不得,甚至连牙齿都在打颤。







12.

白曜隆又一次从梦中惊醒,一转头看到安安稳稳睡在旁边的王昊,顿时溃不成军。
于是他不管不顾地抓住王昊的胳膊大力摇晃起来:“万万万万快醒醒!!”



王昊闭着眼睛就往白曜隆后脑勺上来了一巴掌。



完了,完了。连打我都和梦里一模一样。白曜隆怔怔地想。



“干啥啊你?”王昊迷迷糊糊还带了点火气的声音从被子里传了出来。
“万万,我梦到你是警察,把我抓了。”白曜隆痛心疾首,“最重要的是,你之前一直都在骗我,你隐瞒你是警察的事儿,最后亲自来抓我。”



王昊终于舍得睁开眼睛,叹了口气儿搂住白曜隆的脖子把他往下压。
“傻,你被抓了我咋办?睡觉睡觉。”



白曜隆蹭蹭脑袋,然后就被王昊一把推开。



“白曜隆你,你他妈硬的也太快了吧!”





fin.

【百万】On Your Side



-梗源Youtube









-










1.

“昊昊,你怕不怕。”



王昊点点头又摇摇头,抿紧了嘴巴没有讲话。



但是白曜隆听到他紧张紊乱的呼吸,看到他上下起伏的胸膛,于是他伸了手去抓住了王昊的手。








2.

结束了东京的旅行后,他们二人去了富士山。
白曜隆死活都不肯去体验一下全世界最大的鬼屋,一米八三的老爷们儿死命揪着王昊的袖子,扯着他往回走。



“白曜隆你是不是爷们儿啊?能不能勇敢点儿?!”王昊甩开白曜隆的大爪子,扶正了因为剧烈拉扯而歪了的帽子。
“昊昊你吃章鱼小丸子吗,我去给你买。”白曜隆试图转移话题。
王昊下巴一抬,白曜隆就嗖地窜出去,像一只白色浩克。



两个人坐在公园的长凳上吃章鱼小丸子,远处的草坪上有个蓬头垢面的日本男子夹着画板走了过来。



几番艰难的交涉,他俩终于明白这男子是想为他俩画一幅画,不要酬劳。
王昊刚想摇头就听见旁边的白曜隆嘿嘿嘿傻笑起来,点点头就要拉过王昊凹造型。
“我不要我不要。”王昊急忙站起来,衣服下摆被白曜隆坐在了屁股底下又咚的一声坐了回去,准确无误坐到了白曜隆怀里。



“投怀送抱啊这是?”白曜隆笑着挑眉。



王昊刚要发作,就听见那男子啪啪啪鼓起掌来,紧接着就拿起画笔。



认命了。王昊这么想着,舒舒服服地椅在白曜隆怀里了。







3.

男子将画送给白曜隆,还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

“人家祝咱俩幸福。”白曜隆笑嘻嘻说着,将画塞进王昊怀里。
“你听得懂?”王昊眼皮都不抬。
“听不懂。”白曜隆揽上王昊肩膀,“他眼神告诉我的。”







4.

王昊早就想去体验一下跟自己的小男朋友自驾飞机是什么感觉了。
这个主意是白曜隆提出来的,他说要为鬼屋的事情挽回他男子汉的脸面。



“哟,不恐高啦?”王昊怼他。



白曜隆从鼻腔里发出哼的一声。







5.

一切都很顺利,经验丰富的驾驶员也一直乐呵呵的,王昊则目不转睛盯着这不断缩小的山峦河流,眼睛闪闪发亮。



不知什么时候,白曜隆已经偷偷牵住王昊的手,目光陡然情意绵绵。
“我们以后还会来这儿吗?”王昊低着头问。



“会。你想来就来,不想来咱就去别的地方。”白曜隆说着,看了看驾驶员好像没有注意这边,就低下头飞速亲了王昊一口。



刚亲完,驾驶员就大声叫喊起来。







6.

王昊不明就里,只是看到操作杆旁边的红灯一闪一闪,驾驶员焦急地按来按去,嘴里不断嘀咕着。



白曜隆上自驾机之前看了手册,和驾驶员交流过,王昊看到他听着驾驶员的嘀咕,慢慢锁紧了眉头。



“咋了?”
白曜隆回过头来,“驾驶员说自驾机失控,正在被迫下降,也就是撞击。”
王昊愣了愣,反应过来说降落伞呢,跳啊。



驾驶员闻言回过头来气急败坏吼了一句什么。



“没有降落伞。就算有.....”白曜隆慢吞吞的,王昊只觉得心跳的越来越快。
“联系不上塔台了。”白曜隆的声音敲进王昊心里,他发觉自己出了一手心的汗。



“那我们咋办。”



王昊抓着白曜隆的手,最危急的时刻他没有求助驾驶员,而是望着白曜隆。



可是白曜隆只是回握着他的手,什么也没说。







7.

在短短的五分钟内,白曜隆问了王昊八次怕不怕,王昊每次都点点头又摇摇头。



“美妞咋办啊,给她在东京买的球还没给她呢,早知道先寄回去了.....我爸我妈肯定好久都睡不着....你爸肯定得气死了,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就....还有老刘,老刘他们那边咋交代,新mixtape一点儿进展都没有呢.....对了,还没参加老刘的婚礼,我还没看过他戴大金链子穿西装啥样.....还有老贝,老贝他.....”



王昊絮絮叨叨的,抓着白曜隆的力气越来越大。



“白啊,哥最稀罕你。”



白曜隆看着王昊眼角泛红。



“我现在承认,其实你在我心里早就超过雏田了。”



白曜隆低下头轻轻摩挲着他的额头,哽咽着说我也是,我舍不得你。



王昊终于忍不住了,当着驾驶员的面轻轻抽泣起来。







8.

“昊昊,你读一下那本乘客手册。”



王昊拿过来,不情愿地读起来。



“请乘客注意自身安全,不要携带......”



“一旦遇到危险情况,请乘客进入戒指程序.....?”王昊抬头狐疑地望着白曜隆,但白曜隆示意他接着读下去。



于是王昊又低下头去,但他没有读出来,而是半天才抬起头来往白曜隆肩头上锤了一拳。







9.

“遇到突发情况,请紧紧握住身边人的手,请问乘客愿意嫁给身旁坐着的这个人吗。”



王昊颤抖着声音读完,余光就看到白曜隆掏出一个小盒子。



王昊看都不看一下就又抡起了拳头。



白曜隆龇牙咧嘴,哎哟哎哟喊着疼,其实眼睛里全是笑意,还装模作样揉着肩膀。



王昊哭了,一边哭一边打白曜隆。



“你脑子有病啊!你他妈是人吗你?!你.....”



白曜隆笑着抓住王昊的肉拳头,将他紧握的拳头打开,又打开了那个小小的盒子。
“王先生,请问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

王昊看了一眼笑着的驾驶员,把头扎进白曜隆的颈窝里。
“以后我不许你再拿这样的事儿来吓唬我。”



“遵命。”白曜隆笑嘻嘻应着,而后悄悄把那枚戒指套上了王昊肉肉的无名指上。






fin.

想起曾经一位班主任说过的让我们终身难忘的话。

她说我们喜欢的明星,小说,音乐,电影,在几十年后会有更好的,更震撼的,更动人的。

可是我们永远也忘不了这些用力喜欢过的东西,时光不允许。

很多次我也想用沉重的现实砸醒我自己,可是时光它不允许。

一个小片段

翻以前的文档翻出来的,一个巨短的片段!

论百万别扭的爱情生活。



-




酒吧里人多,且混乱。



昏暗的灯光绕来绕去,王昊饶有兴致地看着白曜隆从门口冲进来,灯光打在他脸上不停地换色。
“看什么呢?”面前的男人放下手中的酒杯,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正撞上白曜隆喷着火的目光。


他从人群中挤过来,把王昊从卡座上拽起来。“你喝酒了?”白曜隆皱着眉头,语气不快。
“咋的。”王昊有些醉意,挑衅意味强烈。白曜隆二话不说,拉着王昊便要走,后者挣扎着甩开他的手。
“哥们儿,你怎么个意思啊?”男人站起来,要去拉王昊的手。
“怎么个意思?”白曜隆手扶上王昊后脑勺,然后狠狠吻了上去。



“就这个意思。”



王昊已经不记得他是怎么被白曜隆弄回家的了,只记得他好像很生气,于是惩罚了他一整晚,导致他今天起床浑身疼。一睁眼白曜隆不在身边躺着,也没听见厨房里有叮叮当当做饭的声音,王昊就有点不大高兴。



一走到客厅,发现白曜隆坐在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扶着脑袋看王昊。
“干啥呀?”王昊有点心虚,也拉了个椅子在白曜隆身边坐下。白曜隆不讲话,就那么直愣愣看着他,好像在等王昊解释什么,或者直接道歉。



于是王昊半响说了声:“我饿了。”



白曜隆差点没忍住要笑出来,他使劲把冲到嘴边的呲呲呲呲憋回去了。他的万万啊,真是让人又爱又恨。



“我今天,不打算做饭。”白曜隆说得好绝情。



“不做拉倒。”刚想摸手机订个外卖,发现手机并不在桌子上。
“你找手机?”王昊闻言抬头,发现自己手机在白曜隆手里转来转去。
于是他伸长胳膊去够,白曜隆躲都没躲,就那么举着,王昊也够不着。气咻咻坐回去,王昊死命瞪着白曜隆。



二人相视沉默大约一分钟,王昊先投降了:“我错了老白,我饿了,你给我煮个方便面也行啊。”
看着可怜巴巴的王昊,白曜隆差点心软。
“你不打算解释一下昨晚的事?为什么去酒吧?为什么跟不认识的男人喝酒?”



因为想让你担心一下。不过王昊没敢说出来。



“老白,那个酒吧老板说咱俩贼配了!”王昊心生一计,把大眼睛笑得弯弯的,并且他心里有底,白曜隆吃这套吃得死死的。



果不其然。



在短短五秒钟之内白曜隆脸上像刮过一场龙卷风,而后又归于平静。
“你还没回答我问题,干嘛跟那个男的喝酒?”



王昊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。



怎么回事,白曜隆怎么不吃这套了?!



难道,难道我真的只有.....



只有用身体赔罪了?



王昊心痛地捂住自己的胸口。





fin.

如果可以,我希望每个时空里的王昊和白曜隆,哪怕经历一千次一万次的擦肩错过,也终究会再次相逢。
就让我自私一些吧,只有盛夏,只有波子汽水鳗鱼饭,只有白色卫衣黑色皮夹克,只有他俩,只有他俩。

【百万】焰火


-消防员白X成年(?)万

-狗血狗血

-ooc ooc ooc




-






1.

听马姐说,王昊的命是一位消防战士给的。




所以王昊第一眼看见白曜隆的时候,就从心底对他产生一种敬佩感。




白曜隆是一名年轻的消防队员。




他刚从美国读书回来,执意要做这个,他妈妈拦不住他,只好天天五六个电话打。




王昊知道,白曜隆家底殷实,性子爽朗,是一个特别好的大男孩儿,所以自己不该对他有非分之想。







2.

第一次相遇是因为城北那家胡辣汤店起火了,而王昊就在那家店里呼噜呼噜吃着胡辣汤。
突然闻到刺鼻的味道,一抬头黑乎乎的浓烟就闯进他的视野。




耳旁嘈杂声一片,有女人的尖叫婴孩的哭泣,还有店主在喊“着火啦着火啦都往外跑!”




王昊当时却在想,为什么我总是跟火灾有抹不开的缘分。




在王昊五岁的时候,家里发生了一场可怕的火灾,马姐和爸爸都不在家,事故起因是因为电闸漏电。




那时五岁的王昊还在熟睡当中,被滚滚浓烟呛醒,又被冲天的火光吓得哇哇直哭,很快消防队员就赶了过来。




其他的王昊早就记不清了,只记得他被一双温暖结实的手臂抱在怀里,火舌噼里啪啦席卷他的家,目及之处一片滚烫。还有这么多年一直萦绕在他耳旁的呼喊。




那位消防员,大声呼喊着,先让孩子出去,快。





3.

王昊应该是被烟呛晕过去的。




老板挂在门口上方的“百年老店”的牌匾砸了下来,瞬间门口只有半米高。
“小王,赶紧的,出去出去!”老板试图让王昊先走。
而他已经被浓烟呛得晕晕乎乎,只记得自己使了吃奶的力气把老板推了出去。




王昊做了一个梦,梦到自己身处在地狱中,四周是熊熊烈火,而他被灼得疼痛不已。




“别怕。”有个从没听过的声音响起,“别怕,跟我出去。”
王昊乖乖点点头,又落下几颗眼泪来。





4.

“同学,同学?”




王昊在一片嘈杂声中睁眼,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张放大的圆圆的脸。
有神的小眼睛,白得反光的皮肤,架在鼻梁上的眼镜,和光溜溜的脑袋。




“醒了醒了!”面前的人高兴地嚷嚷了一声,把王昊扶了起来。




入秋的天气还是有些寒冷,王昊觉得又冷又饿,刚才那碗胡辣汤还没有吃完。




以后这店还会开吗?






5.

白曜隆,他叫白曜隆。




他是位年轻的消防战士,笑起来有点傻兮兮的。




王昊与他套近乎,要微信,约电影。




为什么?可能因为他救了自己,报恩而已,也可能看上他了。
前者,是前者,王昊这样想着。




穿便服的白曜隆浮夸帅气,就差把“富贵”和“帅”写在脸上了。
王昊与他出去时常引起女孩子们的注目礼。
看什么看看什么看,没见过这么般配的一对儿吗,王昊在心里不满地嘀咕着。




相处久了王昊就发现,其实白曜隆特别单纯,保留了少年时的稚气,又存在这成年男人的潇洒,再看看自己,算了没眼看。




他爱笑,不管干什么都要笑,都要把他那一口大白牙亮出来。
“万万,你多笑笑啊,老板着脸干啥。”
有什么值得笑的事情吗?王昊翻了个白眼,目光转而移到白曜隆身上,不自觉嘴角就弯了起来。





6.

白曜隆是有工作的人,而且工作繁忙。




王昊明明都毕业两年了,走在街上居然还有人以为他是大学生。
大学生饿了,叫白曜隆出来吃饭。
消息打了又删删了又打,王昊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。
算起来跟白曜隆认识了两个月了,自己除却直到他叫白曜隆,是个消防员,家里特有钱,在国外念过书,喜欢吃甜食,有点怕鬼片,喜欢早起早睡,常去健身房,有八块腹肌,穿衣浮夸,喜欢喝热水,还吃鳖,再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


真是的,我的老底被你知道的一清二楚,我却知道你的事情这么少,王昊愤愤不平地想着。




吃饭的时候,王昊静静看着白曜隆狼吞虎咽吃完自己的饭,觉得自己都饱了。




“老白,问你个事儿。”




白曜隆一边咕咚咕咚喝水,一边点头。




“你父母做什么的?你啥时候结婚?有心仪的对象了吗?家住哪?去酒吧吗?去哪个?手机铃声是啥?打吃鸡吗?菜不菜.....”




“停停停!”白曜隆笑得眼睛都睁不开,“哥,你这是一个事儿还是一堆事儿?”




王昊撇撇嘴不说话了。




“我妈她年轻的时候是个播音员,现在....经营我家的那个小企业....”白曜隆吞吞吐吐,时不时还偷偷瞄王昊一眼。




还小企业,去你妈的。




“那你爸呢?别是个啥老总吧?”王昊一边划手机一边问。




“他也是消防员,我三岁那年殉职了。”




王昊抬起头来,这次白曜隆没有笑,也没有注视王昊。





7.

马姐常常跟王昊讲述她和老王的爱情故事。




虽说已经听到耳朵起茧子了,可还得听。
今年马姐来看他讲爱情故事的时候,王昊认认真真听了一遍。




不知道白曜隆妈妈和他爸爸是怎样的爱情故事,不知道三岁就没有了父亲的白曜隆是怎么长大的。




王昊一时间感慨万千。




当晚白曜隆就收到王昊一大串消息,但他就注意到了最后一条。




“以后哥也能给你父爱,你要是当哥对象,哥就给你,反正都是爱。”




王昊在11月份和白曜隆在一起了。




以前在微博上看到那些秀恩爱的,尤其对象是人民公仆的,王昊就觉得酷,如今他觉得自己酷毙了。




他想和白曜隆一直这么酷下去。





8.

初雪那天,城东的饺子馆发生一起火灾。




以前王昊从未注意过,原来这世界上这么多火灾,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一起。




巧的是,王昊在附近。




他知道白曜隆马上就赶来了,于是帮着用矿泉水灭火。
每次火灾都能让我赶上,王昊不忘在心里吐槽。




他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声,是小孩子。




有孩子在里面。王昊的冷汗唰就下来了。




其实他希望自己是自私的,他知道白曜隆干消防员是一件有危险的工作,随时可能丧命,他希望白曜隆只是安安生生在他身边,他们一直在一起就好了,不要为了不相干的人丢掉性命。




他希望他和白曜隆都是自私的,希望他俩自私着,相亲相爱一辈子。




然后他的手脚就不听使唤,开始脱外套,然后准备往里冲。
周围太吵了,陕北人都这么吵吗。




不记得在哪看过了,善良是每个人的天性。




我一定是善良的吧,一定是。





9.

“王昊!”被巨大的力量向后一扯,王昊后背撞在结实的胸膛上。
“你干什么去?!”白曜隆愤怒的样子很吓人,眼角眉梢全是火气。
“小孩儿!还有小孩儿在里面!!”王昊大叫。




白曜隆皱紧了眉头,快步向被烧的破败的店面走去。




走了几步又转身跑过来,把王昊一把拽进怀里。
“万万,等我出来,哪也不许去。”




“我哪也不去,就在这等你。”




王昊的鼻尖和眼角都酸涩不已。





10.

白曜隆被砸下来的木板击中肩胛,被送进了医院。
王昊一直在医院守着,哪也没去。
医生说幸好送得及时,又说了一大堆赞美消防战士的话,王昊都没听见。




白曜隆睁开眼的时候,王昊就在直直地望着他。




“万万....嘶.....”看他因为疼皱在一起的包子脸,王昊没忍住笑出声来。
“叫你逞能,啊?是不住院了?”王昊时刻不忘怼自己家小男友两句。
白曜隆就嘿嘿傻笑。




“万万,你知道吗,我本来就想做设计师的,设计服装,但是后来我妈跟我讲了我爸的事情。”




“她说,我三岁的时候,我爸那时候跟消防团在东北,救了一个五岁大的男孩儿,然后光荣殉职了。”




“我觉得我爸是英雄,我要跟他一样做英雄,所以就选择了做消防员。”




“每次救一个人,那就是一条生命啊,不知道我爸有没有这样的感觉,我在做这个工作的时候,总能想起我爸,他真的是英雄,贼牛逼了。”




“哎?万万你咋哭了?”




白曜隆坐起来,把王昊砸下来的眼泪用手背擦掉,又笑他:“你看看你,这把你感动的,以后你看个电视剧不得哭死了?”




“老子才不看电视剧。”




王昊俯下身子把白曜隆搂在怀里,他的圆脑袋就靠在自己颈窝上。




“你爸是英雄,你也是,白曜隆,你也是大英雄。”






fin.